LOADING...

“喝风辟谷”事件再调查:免费背后的千万元生意经

原标题:“喝风辟谷”事件再调查:免费背后的千万元生意经

西安:宣称“喝风辟谷”能治病被查 涉事公司获政府补贴

11月中旬以来,陕西西安曲江新区官方的补贴公告,将西安喝风辟谷国学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(简称“辟谷文化”)卷入了舆论漩涡。少为人知的是,同样受到波及的还有30多公里外的小山村。

走还是留?是暂居秦岭北麓下祥峪沟村的“辟谷文化”学员讨论的重点话题,一切变得未知起来:有的拉着行李箱离开,有的还在坚守。

这些场景,对于祥峪沟村的村民来说不足为奇。近10年来,他们迎来送往了大量学员,虽然第二年再来复学的人并不多。只是这一次与以往不同,村民开始担心这场风波会影响到自家收入。

与全国各地来此求学辟谷的学员不同,祥峪沟村的村民很少有人相信“辟谷的奇效”,即便他们大多数也曾上过免费的辟谷课程,“咱还没有达到人家那个境界……”

上游新闻记者连日来调查发现,从起家到如今对外宣称年销售额过千万元,“辟谷文化”及其创始人张卫与这座小山村有密不可分的联系。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被举报、被检查过后,“辟谷文化”奇迹般由小变大。

这是11月24日拍摄的祥峪沟村管理中心的办公楼,“辟谷文化”租赁该楼顶层用于培训。 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

山村四支辟谷机构,“辟谷文化”靠免费起家

西安市长安区祥峪沟村,位于西安市区30多公里外,是距离祥峪森林公园最近的一个村庄。

这里有山、有水、有风景,依托祥峪森林公园,每年吸引着大量游客。

对于缺少耕地的村民来说,因地制宜开办农家乐,让当地逐渐形成了“以旅游为龙头,农家乐综合发展”的致富路径。

除了游客,村民们也渐渐发现,一批以辟谷、养生为名的机构开始在此办学设点。

与旅游行业分淡旺季不同,每月都有学员前来辟谷,更有人常年在此定居。

该村负责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这些学员每年能给村里带来“百十万元”的收入。

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,2017年“辟谷文化”成立之前,张卫一直以“龙腾辟谷论坛”为名,活跃于聊天室、论坛、QQ群等网络平台,真正的线下授课,则在祥峪沟村及周边。

多份宣传资料显示,“龙腾辟谷论坛”成立于2010年。工商资料虽无迹可查,但不影响村民对其发展史的了解。

在村内,一家农家乐的老板自称,2010年前后,他曾给张卫租过民房用于“开课”。

在他的印象中,那时张卫的学员并不多,半年或几个月才有一个班,学员都是操着外地口音的外地人。

在村民们的印象中,那时张卫常更换授课地点,类似情况也发生在其他辟谷机构上。

多名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仅祥峪沟村及周边,从事辟谷行业的机构就有4家。

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多份视频佐证了村民的说法。视频中,依托祥峪森林公园大门、祥峪沟村为背景,学员们呼喊着不同地域的方言、练习着不同流派的功课。

张卫之所以能从竞争者中脱颖而出,多名村民分析认为,“辟谷文化”免费,其他机构要收钱。

知情者透露,免费仅仅是张卫的一种营销手段,早期他依靠认捐、打赏等形式获得酬劳,线下免费课程仅有四天,且多为招式,如果想学到深层次的“心法”,便要面授。

来自全国各地的人越来越多,村民也有了“试一试”辟谷的想法。但一番学习过后,这个拥有近千名村民的山村,仅有个别的人相信张卫的课程。

即使张卫不断宣称,如果饿了,感受不好,辟谷也可以吃饭,感受好了再继续。但村民还是选择了拒绝。

一名相信张卫课程的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通过练习张卫自创的“天行健”和“大爱健身法”,高血压好了,减肥也成功了,人变得有动力。

“天行健”是快步走,“大爱健身法”是抚摸自己的身体各个器官,默念或呼喊“爱”,例如,“头,你辛苦了,你的指令都是正确的,你辛苦了,我爱你……”

有旁观者嘲笑道,“那跟城里人天天到健身房跑步不是一回事……”

“反正人家的就是有用……”听到质疑,这名村民“谷友”也在笑。

11月24日,祥峪沟村管理中心的四层小楼内,随处可见张渭廉(“辟谷文化”创始人张卫别名)的口号。

培训营的口号:“在我们眼里,没有什么癌症”

随着参加“辟谷文化”课程的人数开始增多,冷清的农家乐民房突然变得紧俏。

在直播中,张卫也曾劝报名学员,“这期人已经满员了,下次”,从多张学员合影照也能看到,一期课程有几百人参加并非谣言。

“辟谷文化”的诸多课程中,“喝风免费辟谷终南山训练营”最为出名,虽然祥峪沟村与终南山并无关系。祥峪沟村距离终南山有40多公里,一个在西,一个在东。两地同处秦岭北麓,外地人很难分清。即使如此,这些都挡不住来自全国各地学员的热情。

在学员口中,张卫还有一个“村长”的称谓。名字因何而来众说纷纭,“辟谷文化”工作人员说,这是一种戏称,原因是张卫租用祥峪沟村的民房办学,便有学员称呼张卫为村长,久而久之这一称谓开始流传。

如今,“喝风免费辟谷终南山训练营”的教学点位于祥峪沟村管理中心的四层小楼内,原本,小楼用于村民召开大会或活动,闲置时被辟谷文化租用。这里距离村委会仅有200多米。

村里负责人承认,村里与张卫签有合同,每年6万,租期十五年,张卫一次性付清90万元的费用,但由于目前没有对公账户及发票,合同一直未履行。

该负责人说,之所以租给“辟谷文化”,是因该公司的工商、经营范围等证照都合法,并且在公安备过案,“如果不合法,咱不可能租给他。”

在小楼顶层200多平方米的空间内,“喝风免费辟谷终南山训练营”几个大字尤为醒目。知情者透露,人多时,教室坐不下,楼道站的都是人。

“喝风铁律”中写道,“不唱歌颂喝风或张渭廉(张卫化名)的歌”。但在这栋小楼内,从楼梯口到室内,四处张贴着张渭廉的口号——“在我们眼里,没有什么癌症,只有不想活的人”、“追求完美是种病,得治”、“好女人对家庭最大的贡献就是什么都不做”……

张卫的话被指是空话和心灵鸡汤,“张卫说,我不病我,谁能病我。但如果你生病了呢?那说明你意志不坚决,功课没做好”。

有多名听过张卫课程的村民有个共同感受:在授课时,面对明显的大是大非,张卫会严厉痛斥,显得义正言辞。但对于一些人生难题或疑难杂症,张卫给出的答案总是似是而非,“他的话有矛盾,两头堵,看你咋样理解了,让你抓不住什么把柄……”

11月24日,祥峪沟村管理中心的四层小楼内的一份第十五期辟谷营课程表。

开天眼改名 “超级学霸”,参加者交25800元

想探访“喝风免费辟谷终南山训练营”是件难事,参加者必须经历“辟谷文化”的16项功课学习才能报名。报名还需提前提供姓名、电话、地址、身份证号等个人信息。

训练营的一份规定显示,“辟谷文化”组织结构十分严密,遍及全国。

以“第十五期终南山辟谷营课程表”为例,各地有联网负责107个城市,训练营按照地域划分了9个小组,各小组以水果命名,小组配有专门的客服、组长。

课程中要求,“不戴组牌不能进教室听课,课程不许录音录像。无故不上课、不参加小组讨论、提前离开辟谷训练营,终止学习,取消以后在喝风辟谷的报名资格。”

辟谷训练营通常四天一期,前三天的课程,除了教“蛟龙出海”、“行云布雨”、“神龙摆尾”、“点穴”及提问讨论外,为了让学员能顺利完成第四天课程,课表上明确将第四天课程写明:“最重要,所有悬念解答都在这一天”。

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,第四天的课程安排为,“悬疑解密”、“视频影像”、“学员分享”和“学霸家长”。

“超级学霸”是“辟谷文化”专门针对孩子开设的一门课程。在祥峪沟村管理中心四楼还有一间名为“超级学霸”的办公室。

“辟谷文化”的公众号透露,“超级学霸”课程需支付25800元参加导师课程后,赠送给导师子女或直系孙子、外孙参加。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,如单独参加该课程,价格不菲。

知情者透露,这项课程对外处于保密阶段,只有孩子参加,至于课程如何安排、如何进行不得而知,“它以前叫开天眼,开天眼不是违法嘛,后来就改名叫‘超级学霸’了。”

村里多名农家乐老板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有时来的学员说话都吃力,一打听才知有重病,而且此类学员不在少数。

虽然“辟谷文化”及其创始人张卫在公开场合宣称“我们不作任何承诺”。但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:“做龙腾九式,解决了我失眠的问题”、“我的乳腺癌干死了,还顺带减肥57斤”、“87岁父亲:辟谷救了我女儿,我必须试试”等文章,让人想入非非。

陷入舆论漩涡后,该公司的微信公众号等多个自媒体平台被关停。

在村里开办授学多年,辟谷文化曾经历过多次举报,但几乎每次都转危为安。

村负责人说,此前“辟谷文化”曾被多次举报,举报者中有学员也有家属。

村民记得,曾有辟谷学员的家属站在一户农家乐外不停地拨打报警电话,要求解救,并呼喊该机构非法,但最终不了了之……

村负责人说,派出所、教育局、政府等部门不止一次来查过“辟谷文化”,“人家证照手续都齐全,也没人被控制,我们也没办法……”

即便是这次暂时停业,“辟谷文化”的员工也显得很坦然,“就是你们媒体报道了,工商才来查,反正我们手续都是合法的,是真是假,到时候就知道了。”

村民们也发现,当周边的非法机构被一一取缔后,像“辟谷文化”这样的“合法机构”逐渐变得壮大。

11月24日,“喝风免费辟谷终南山训练营”内的一本课堂笔记。

笔记中的营销套路,辟谷要像处对象

与网络上对“辟谷文化”质疑不同的是,在学员间广为流传的是所谓的阴谋论——专科医院想把人往医院赶,才有了这场舆论;有人要变相打压传统国学。

在祥峪沟村,见到媒体记者前来,有人直接喊,“你们走吧,我们什么也不会给你们说,你们说什么我们也不信。”

村民们也感到费解,明明那么多专家都说“辟谷文化”存在问题,政府在调查、舆论在声讨,但要求退费的学员几乎没有。

多年来,开办农家乐的村民们迎来送往了大量学员,虽然第二年再来复学的人并不多,日子久了,少数也成了多数。

在“喝风免费辟谷终南山训练营”的教室内,一本课堂笔记引起了上游新闻记者的注意。

仔细翻看其中记录内容,可谓是一本针对辟谷的新媒体实践和市场营销的教程,内容涵盖运营手段、内容运营、用户运营、活动运营、数据支持及客服等。

看过该内容的资深媒体人和市场营销人员都认为其“手法”专业。

关于“运营手段”。笔记中提到:“活动策划设置一个选题,设定奖励,引导大家投票,相似的公众号相互导量,快速获取已经被验证为目标用户的流量。”“一周使用一次的用户,一个月使用一次的用户,集中在哪个时段?如何活跃起来?根据流失用户特征去调整,用户的喜好是在变化的。根据打开率画出流失用户曲线图,分析用户特征,通过指标,找到有流失趋势的用户,做出对应机制,引导用户在产品中有所投入。”

笔记中还提到:“如何使用我们的产品,为何使用我们的产品”、“哪一步让我的用户流失的最多?”在原因、如何优化后,记录者打下了重重的问号。

除此之外,笔记中,还有对辟谷传播的看法:“辟谷要像处对象,欲擒故纵效果才好”、 “大家貌似更喜欢干货多一些”、“热点没蹭好,不刺激”、“提高流失用户的召回效率”、“有无必要深入到目标用户中,成立一个核心用户群”、“辟谷运用到炒股中,结果令人震惊。”

关于用户运营,笔记中写道“产品的存量用户,1、细分市场切入;2、匹配用户需求;3、培养用户粘性;4、捆绑核心用户。”同时,笔记中提到“吸引更多用户,提高用户存量,让活跃带动不活跃。”

在市场营销中,笔记中提到三种方法,即,投放广告、软文推广及事件营销(蹭热点)。其中以投放广告为例,笔记中说“群、线下聚会等目标用户出现的地方,详细二维码,说明功能,手把手(教),事后打印一些二维码给导师各处投放。”

上游新闻记者调查也发现,“辟谷文化”已拥有整套全媒体矩阵,包括视频、音频、文字、直播、社群文案、贴吧等内容。仅以喝风辟谷为例,在多家网络平台,喝风辟谷均设有自媒体账户,同时,还注册了多个社群和直播号。

具体推广方法,以微信推广文章为例。笔记中对写作方法、技巧、总结都提出了意见,同时,明确注明“阅读量与工资挂钩”,“微信文章要接地气,朴实的情况下玩花样,拒绝“假大空”,要以漫画的形式,或有趣的形式。如何朴实?主要是标题,不要啰嗦。”“选感兴趣的选题、选感兴趣的日记、选感兴趣的标题。”

笔记中写道:“今日话题设置奖励,引导留言,对留言进行搜集、分类,新成一篇文章。”文尾以《30岁,对你意味着什么?这是628个人的回答》举例。

对待一些已经刊发的微信文章,笔记中也有总结。

《辟谷爱好者陆毅:挑战7天、9天、21天不吃饭,还约黄磊一起》,总结:明星效益,题目可以更刺激;《一个女儿的自述:人到中年的苦,从父母生病开始》,总结:“感情牌,还阔以(应为,可以);《张渭廉一句话,让相亲失败28次,没钱没自信的他娶到女神》,总结:平平无奇,《相亲28次,没钱,娶女神》会不会更好。

上游新闻记者还发现了一张手写的“群爆”统计表。何为“群爆”?公开资料显示,此种方法又名微信群爆粉。即通过一些话术、红包等巧,短期内增加微信群的粉丝数量,又能做到不让人反感,常用于一些微商的营销手段。

这期训练营的统计显示,小组完成最多者为8807人,最少一小组完成任务为1500人。

11月23日,长安区祥峪沟村,“辟谷文化”学员等不到课程再开的消息,拉着行李箱离开。

“辟谷文化”的野心:计划上市

除了在祥峪沟村做大,“辟谷文化”还有更大的野心:计划上市。

今年1月,“辟谷文化”曾召开过一次“2019年喝风辟谷股权激励大会”。视频资料显示,张卫在总结2018年时曾提到,2018年是“辟谷文化”大发展的一年,公司办公室场地扩大了一倍、人员扩大了三倍,业绩翻番,在200多个城市开办了线下见面,在90多个城市开办了新的辟谷班、训练营。

张卫提出,向多位导师、公司骨干颁发股权认购证书,并与100多位员工签订新一年的股权激励协议,并计划在2020年底前,对“辟谷文化”完成股份制改造,让员工成为股东。

他说,他的脑海中已经勾勒了公司上市的蓝图,“那个时候就要冲刺了。”

张卫也在履行着这项计划。

工商资料显示,2019年8月,“辟谷文化”完成了增资,将注册资本从100万元提升至1000万元,并在工商资料中注明了“集团”字样。

曲江新区管委会披露信息显示,“辟谷文化”属于浙文投产业园的入孵企业。在2017年11月5日对外宣传中,称“辟谷文化”是“浙文创·新势力创意中心”项目的首个入驻企业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17年浙江文创集团北上进入西安。“浙文创·新势力创意中心”立足西安,整合全国文创与互联网创业企业资源,是专注文创方向的创新型文创企业平台,通过“文创+互联+服务”的模式,立足于新媒体、文化IP、消费升级、影视、音乐和设计等不同文创方向,整合产业、资金、导师和社群等优势资源,助力创新型文创企业的成长,着眼于重点扶持技术创新型、模式创新型等文创+互联网创新办公空间。“浙文创·新势力创意中心”成为西安曲江创业城的有力孵化器。

工商资料显示,入驻时,“辟谷文化”还未取得工商执照。在此之前,张卫开办过3家公司,涉及的行业分别是网页制作和健身。

2017年11月24日,“辟谷文化”获得工商执照,并连续注册了32个商标。今年11月11日,工商部门批准该“辟谷文化”可以从事国学文化交流活动的组织、策划,健身管理等。

“辟谷文化”对外宣称,注册会员达到13万,是一个极具活力与前景的多元化、集团化的新型民营企业。

西安曲江人才市场官方微信公众号的信息显示,以“求仁为大、求利为小”为经营理念的“辟谷文化”,截止2019年7月,公司年销售额过千万元,上缴利税百余万元。

上市还是被市场抛弃,真相正浮出水面。

(原题为:《“喝风辟谷”事件再调查:免费背后的10000000元生意经》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朱鹏英 UN603